夏日渠堤

其实,穆罕默德翻译成维语就叫买买提。

我认识的买买提,那年才六岁。

他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院里还有一户江苏人。

有一段时间,院里搬来另外一户,有个跟买买提差不多大的小孩。

同龄人总是能玩到一块,哪怕是不同民族。

哪怕是零下二三十度的冬天。

那应该是买买提有了同龄玩伴后的第一个冬天。屋檐上倒挂着老长的冰溜子,屋外是温润的西风。

开春的时候,两个小孩都到了上学的年纪。

一个进了学前2班,一个去了学前4班。

再后来,就是这个一2班,那个一4班。

印象中买买提是个白净、羞涩的孩子,现在也该二十三四岁了。

印象中还有一年级的夏天,有个渠堤。挺宽的水渠,两边都是沙子、树荫。午后,躺在堤上,光着脚拨弄沙子。光影透过树叶,薄薄地敷在脸上。

有时候渠里缓缓的流过水,放缓了整个下午的时间。

闭着眼,就能听到稀碎的流水声;睁开眼,是纱一样的阳光。

几个月前,我梦到长大后的小孩回到那里,和当年一样慢悠悠的午后,笔直的公路,路两旁高高的梧桐树。抬起头,梧桐叶缝隙中丁丁点点的阳光闪呀闪。



image.png

扫码留言

温馨提示:以下为赞助商广告,用以维持服务器费用,从而继续创作原创内容,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