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进无边的赛湖里

梦到中学和家都在赛湖旁边,校园甚至是紧挨着湖水的。 第一节课,说我刚转回来、让我自我介绍,我张口就来:我是咱这出生、在东北长大的。 天气超热,一下课我就直奔湖边,冲进湖里把身上弄湿,又跑回家里冲个澡、吃个瓜。 想着课间只有十分钟,再极速冲回学校去上课,结果不出所料地迟到了。在教室外观察了老半天,想着怎么凭借一波操作,趁老师没注意的时候溜进去。结果愣是找不到机会,天气又超热,就给我急得热醒来了。 如果人生再来一次,我真希望过那样的生活: 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忙完自己的事就可以一头扎进无边的湖水或草原里; 没人打扰,可以忘情地过完每个热到跳湖的夏天; 不用考虑任何问题,只要关注天气好不好、西瓜甜不甜; 最好学会骑马吧,别一天老是迟到; 养只大狼狗。

read more

帮凶、傻子、英雄

为什么说各种社会科学都在或多或少地胡说八道?因为这些东西从古至今都主动或被迫地为政治服务。 政治是什么?一般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 少数人靠什么维持统治?一靠打手,二靠文人。所以在古代,从东到西,都有一类叫武人、武士、骑士的人,还有一类叫儒生、术士、教士的人。前者就不说了,重点说后者。 这类人放在今天就是搞社科的,也就是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等。他们讲什么呢?瞎讲一些东西,被统治者看中就成为显学,在统治者麾下分一杯羹。 有没有讲真话的人呢?也有。骂皇帝是国贼的,说与天主沟通不用经过神父的,有说人自由而平等的,甚至还有直接揭露少数人是如何统治多数人的。每次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就是社会大进步的时候。 今天的社会已经进步许多了,很多的统治变得温和。解放了奴隶,给少数族裔人权,甚至给每个人福利保障。但暴政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越落后或越反动的地区存在得越多。 不得不说,统治者为了自圆其说、方便统治,是做了很多工作的。比如美国总统就职要对圣经宣誓、普京说“没有东正教就没有俄罗斯”,比如经济上推新自由主义、政治上推民主普选。御用文人或看得懂的文人当然知道谁才是金主,做这些假学说都是为谁服务的。但一些尚未看懂的文人被骗到信以为真。 学了经济学的,疯狂鼓吹经济危机不会到来,不肯正视“剥削带来了贫富分化所以穷人没有消费力而导致经济危机”的真相。 学了政治学的,疯狂鼓吹西方民主普选制,认为全民直选总统才是民主自由。法国选出来的富人总统马克龙,直接废了富人税;美国选出的平民总统奥巴马,在位期间束手束脚、一事无成;俄罗斯搞了民主自由,超级大国沦为二流国家,选来选去都是强人普京。 这世界上的这两种文人最可悲:一个胡说八道,为少数人的暴政服务;一个信以为真,拿着前者构造出来的理论,在表面上找来找去,找不到问题的本质。

read more

2019 年度我最喜欢的 10 张专辑

按专辑发行时间倒序排序,所有专辑的唱片封面版权属于唱片公司或相关版权方所有。 1. Tactile Sonic Glide 发行时间 2019 专辑风格 电子、爵士、嘻哈 音乐人 The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

read more

2018 年度我最喜欢的 10 张专辑

按专辑发行时间倒序排序,所有专辑的唱片封面版权属于唱片公司或相关版权方所有。 大桥下面 发行时间 2018 豆瓣评分 8.2 专辑风格 民谣、西北民谣

read more

MOOC Notes: MITx 6.00.1x Introduction to Computer Science and Programming Using Python

Computer calculation build-in ones you define storage Algorithm steps flow of control when to stop Machine Architecture memory Arithmetic Logic Unit, Control Unit input, output Fixed Program Computer compute one computation Stored Program Computer instructions stored special program (interpreter) executes each instruction Turing Complete all problems can be computed with only 6 primitiv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