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感悟

深刻意识到人原来不需要很多东西,只需要衣、食、住、燃料四样必需品,就可以去做其他改天换地的事情了。我们生在了富足的年代,不仅这些必需品不缺,而且还上得起学、看得起病。那么,我们还要追求什么呢?追求更好的衣服、更精美的食物、更大的住所、更多的非必需品。我想问,得到了以后,然后呢?

现在我非常清楚答案,那就是死亡。人们在日复一日地追求这些不必要的东西的同时,飞快地奔向自己的死亡。如果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会想些什么?回想你过去的每一天,是不是都好像同一天?它们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你的死亡,与那些你花了一辈子收集到的垃圾。那么,你这一辈子的意义是什么?

显而易见,你在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你是磨坊里的一头驴,重复着机械劳动,等待着卸磨杀驴的那一天到来;你是一节干电池,消耗着自己,等待着耗尽的那一天到来;你是沙漠里的一棵植物,等待着被晒死;你是砧板上的鱼,等待着被宰割。本质上讲,你和这些动物、植物、物品没什么区别。我们把头伸向枷锁,把自己蒙起眼来送上磨盘,人哪能干出这事?所以说,我们是物,并不是人。

如何做一个人?如何做有意义的事?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舍得去除枷锁,才可能成为一个自由人。那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东西,便是枷锁的具体化象征。一个很贵的手表,要细心保养它,本来是它服务我的,现在却是我服务它;一台游戏机,要给它投入更多,买游戏给它,买会员给它,本来是它取悦我的,现在却是我服务它;一双很贵的漂亮鞋子,要擦洗它,还要忍耐它的磨脚,本来是它来保护我的脚的,现在却是我忍受它;一只宠物,本来是它陪伴我的,现在却是我服务它。我不但是物,而且被其他的物奴役了。要做个人,首先是要做万物的主人,支配物品,而不是被物品所奴役。我是人,跟我拥有的物品没有关系。我是自由人,恰恰是因为我没有那些东西。所以,抛弃这些毫无用处的垃圾物品,才能成为一个人。

有意义的事,是人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之后做的事,是更高级的需求的满足。是移山填海,是改天换地;是改造大自然,是改造人类社会;是探究清楚了一个感兴趣的问题,是自由创作了一个作品;是在路上散了散步,是在广播里听了听曲;是做了一餐饭,是洗了一次碗;是发了一会儿呆,是打了一个盹儿。是你能想到的任何可以做的事,是你在宝贵而有限的人生时间里任何可以去体验和经历的事。

所以,走出磨坊,做一个人,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把生命的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去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