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凶、傻子、英雄

为什么说各种社会科学都在或多或少地胡说八道?因为这些东西从古至今都主动或被迫地为政治服务。

政治是什么?一般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

少数人靠什么维持统治?一靠打手,二靠文人。所以在古代,从东到西,都有一类叫武人、武士、骑士的人,还有一类叫儒生、术士、教士的人。前者就不说了,重点说后者。

这类人放在今天就是搞社科的,也就是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等。他们讲什么呢?瞎讲一些东西,被统治者看中就成为显学,在统治者麾下分一杯羹。

有没有讲真话的人呢?也有。骂皇帝是国贼的,说与天主沟通不用经过神父的,有说人自由而平等的,甚至还有直接揭露少数人是如何统治多数人的。每次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就是社会大进步的时候。

今天的社会已经进步许多了,很多的统治变得温和。解放了奴隶,给少数族裔人权,甚至给每个人福利保障。但暴政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越落后或越反动的地区存在得越多。

不得不说,统治者为了自圆其说、方便统治,是做了很多工作的。比如美国总统就职要对圣经宣誓、普京说“没有东正教就没有俄罗斯”,比如经济上推新自由主义、政治上推民主普选。御用文人或看得懂的文人当然知道谁才是金主,做这些假学说都是为谁服务的。但一些尚未看懂的文人被骗到信以为真。

学了经济学的,疯狂鼓吹经济危机不会到来,不肯正视“剥削带来了贫富分化所以穷人没有消费力而导致经济危机”的真相。

学了政治学的,疯狂鼓吹西方民主普选制,认为全民直选总统才是民主自由。法国选出来的富人总统马克龙,直接废了富人税;美国选出的平民总统奥巴马,在位期间束手束脚、一事无成;俄罗斯搞了民主自由,超级大国沦为二流国家,选来选去都是强人普京。

这世界上的这两种文人最可悲:一个胡说八道,为少数人的暴政服务;一个信以为真,拿着前者构造出来的理论,在表面上找来找去,找不到问题的本质。

只要那些有智商看破愚昧、有良心探求真相、有勇气敢说真话的文人,才是全体人类的英雄,才是人类历史与文明的英雄。

写于2018年12月12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