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到踏进了曾经的外婆家

我梦到踏进了曾经的外婆家。

进了房间,看到外婆还像以前那样睡着。

我唤醒她,她就坐起来跟我说话。

她在老年痴呆之前往往是微笑着柔声讲话,满脸的慈爱。

在患了痴呆之后是偶尔含糊不清地回答一两句话,更多时候都是呆滞地凝望着面前的人、窗外、或地面上的某个点。

可这次,她神智清晰又洒脱自如地跟我交谈,内容不再是长辈对孩子的嘘寒问暖,也不再是含糊的不知所云。就像平辈之间的聊天,她告诉了我很多她的生活、想法,从她的冷暖人间到她的喜怒哀乐。

我很惊异,这是我从没见过的外婆。



是啊,我怎么能见过这样的她呢?

当我还是小孩、懵懵懂懂的时候,只知道她叫“外婆”,而她才刚刚开始变老;

当我接近成年的时候,她已经变回了小孩,懵懵懂懂,只知道我叫“磊磊”。

这一生我们都在心智不对等的状况下相处,又如何获知一个形象饱满的、有着真实想法与秉性的对方呢?



我静静地听她讲,时不时回应她一下。

听到了关于她的子女的很多琐事,我心想,原来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

看我听到倦了,外婆就让我睡一觉。

说等我睡着了,她再入睡。



那一觉我睡得很沉,而且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踏进了外婆家。

进了房间,找不到外婆。

一个街坊邻居跟进来,拿起房间里的样样物件,对我说哪些哪些是外婆的遗物云云。

我不愿相信也不愿承认,大喊“这不可能”。



我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环视四周,身处于外婆的房间里,却空荡荡的,不见了外婆的身影。

这才意识到,外婆已经真的去世了。

我突然大哭。



没想到竟然哭醒来了,睁开眼,看到昏暗的房间里,隐约有微弱的光线透过窗帘照进来。

这才想起,曾经的外婆家没了,外婆也已经去世快一年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四件大事,可其中的一大半都让人难过。

如果外婆还在就好了。

如果外婆还能自理、还没有痴呆就好了。

如果外婆还没有开始变老就好了。

想起自打记事起第一次见到外婆的情形。

那天是晴天,有微风,我站在院子门口,怯怯地躲在妈妈身后,见到了第一次来新疆的外婆与奶奶。

爸妈让我叫了她们,外婆就很开心地抱着我,亲了亲我的脸颊。

我不确信她是不是世上最爱我的人,但我确定她是我所见过的人里面,最能把心里的爱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的人。

我喜欢这样真挚的人。





所属栏目:入梦来

栏目内容:对梦境的记录

作  品  名:《我梦到踏进了曾经的外婆家》

入梦时间:2018 年 3 月 18 日(二月初二)上午


许可协议: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封  面  图:来自 Unsplash 的 Juliandra Durkin / Photo by Juliandra Durkin on Unsplash

image.png

扫码关注我


Hugo Jing

Shanghai, China https://changshiban.com
温馨提示:以下为赞助商广告,用以维持服务器费用,从而继续创作原创内容,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