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孝通《乡土重建》(后半部分)导读

这是我在学习会上的一次导读宣讲,可以跳到后半部分查看 PPT 版本,也可阅读文字版本。 费孝通简介 生平 费孝通(1910 年 11 月 2 日 - 2005 年 4 月 24 日),男,江苏吴江人,中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

阅读更多

对香港基金、美国基金、越南股票的一点简单介绍

大家应该对港股、美股有一定了解,但对更多的海外基金、股票还没有头绪。以下是我个人的一些研究成果,分享给大家。同境内类似,一般也在银行 app 或券商 app 里操作,以下大都以香港的富途 app 为例。 香港基金。投资范围很广,美国、亚洲、越南、印度、东盟等都有。场内基金主要以 ETF 为主,富途「搜 ETF - 点了解详情 - 点立即体验」即可查看列表。场外基金,富途应该也有基金账户和买卖功能。

阅读更多

出上海记

准备工作 先看看能去哪 其实也没细看。在武汉的朋友甩过来一个地址,说隔离完了来他家居家,于是乎把武汉纳入备选方案。 目标是到湖南江西去,但看到一个 6 月 1 号的网图,好像是不接收上海来的旅客。之前没去过这两省,人生地不熟,就没花时间研究。现在看来很可能是错的,估计大多数地方对上海应该都是“7+7”(7 天集中隔离+7 天居家监测)。

阅读更多

止于知其然

我不喜欢学别人的理论心得。他们之所以境界开阔,也不是学的别人,是自己思考的理论。他们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理论只是他们的产品。所以我同他们一样,也从自己的思考得到总结。我解决的只是我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奔着解决自己问题的目的,在路上也会看看别人的东西。但最终解决的时候,靠的还是以自己为主,跟别人的东西还是不太一样。 我认为学习的偏差会带来新的创造。学得一致,得到的是“山寨”;学得有偏差,才会有新创造。况且也不可能学得完全一致,因为我们没法真正理解巨人。试想一下,我可能要花几十年、上百年时间才能学完他们了解到的东西。我没有那个时间,所以理论上我无法完全与巨人们感同身受,无法完全拥有他们的视野所需的全部基础。我会说:我不懂社会学,不懂心学,不懂马克思,但我可以说:我懂我自己的生命历程和心路历程。对于前人的理论,我们应该不求甚解,因为可能到死也不会完全理解。但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借鉴他们的理论成果,怎样度过我自己的一生,也就是怎样过好每一天的生活。 我们不应该学习和了解那么多的东西: 比如王阳明说「顿悟」,那就够了。他得到了什么?心学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顿悟」这两个字就够了。 比如梭罗说「物质简朴,心灵自由」,我也认同,那就够了。超验主义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学习。我知道「物质简朴,心灵自由」对我来说是应该的,就够了。 比如马克思「反对哲学,否定哲学」。哲学是什么?我不用学习,我知道哲学没用就够了,重要的是实干。 比如多位先知说「造物主创造了一切」,那就够了,不必再苦苦追问。 比如佛学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有时脑海中就会出现一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人生已经够短了,不需要做加法,而是需要做减法。人生太艰难,是因为我们要知道的东西太多。所谓的学无止境,又何尝不是一种苦海无涯?我们应当删繁就简、返璞归真,回到孩子般的天真状态。应当止于知其然,不再求得知其所以然,以实现有限的知识自由。 我将这样一种状态总结为「知识简朴」。知道太多、求索更多,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反而会不幸福、不自由。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今天,物质的数量是天文数字,可多少人成了物的奴隶,失去了在原野上的自由。而知识的数量更为惊人,可多少人在求索中迷茫,失去了选择的能力。物质需要简朴,知识也同样需要。

阅读更多

论获得智慧的方法

自去年 8 月悟道(即获得智慧)以来,压抑的独处变成了积极的独处,对世界的看法由悲观变为了乐观,由一言不发变成了非常热爱演说,身心健康与幸福感大大提升。自生性的平静、充实、喜悦包围着我,这些东西的向外索求变成了内生供应。 我不得不思考这其中的原因并试图总结。从直觉观感上,我发现首要的原因是苦难,第二个原因是对苦难的思考。 从小到大,看过很多书和文字,但仔细想想:别人写下的,始终是别人知道的,我并不是真的知道。要得到真知,必须要亲自做一做。从这一点上来讲,阅读是无用的。如果我知道,读到作者也同样知道的东西时我会赞同;如果我不知道,读了只会没有反应。所以我排除了把阅读视为首要原因的可能性。那么,首要原因要从哪里找?是实践行为吗? 实践行为是获得真知的方式,通过它,我可以真的知道。但知识并不等于智慧。知识是对具体事物的认识,是事实的映射;智慧是逻辑、思考、辨别、分析能力。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也有可能是没有智慧的;一个获得智慧的人,也不一定对很多事物有很深的认识。知识是知识,智慧是智慧。行动可以获得知识,但无法获得智慧。 那么,从何获得智慧?我认为,苦难是智慧的源泉。苦难包括了人们在生活中经历的艰难困苦,及其投射在人们心中的烦恼痛苦。有了苦难,才有可能有对于苦难的思考。没有苦难,人们只会悠然自得,对苦难的思考也就不会产生。 当然,只有苦难也不行,还要有对苦难的思考,即思考苦难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种思考应该有两个结果:一是没想通,从而放弃思考;二是想通了,从而获得了辨别苦难的正反面的能力、走向苦难反面的能力。还应该有一个过程,就是正在思考的过程。以上三者,就是思考的三种状态。 为什么有苦难?这应当是思考中的核心。想清楚现实与心灵中痛苦磨难的根源,才能决定自己怎么办。因为决定其实是一种选择,依赖于辨别能力。也就是说,一旦思考清楚了为什么有苦难,就获得了智慧。 因此,我认为智慧的获得来自于苦难与对苦难的思考。获得智慧的那一刻,自己就会知道自己已经确实得到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