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是动物,也不是机器

近一年内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唯心哲学/宗教神学。 最主要的两位是王阳明与梭罗。他们有一个共同特征——都是混合的思想家,而非原创的。 王阳明混合了儒学、道教、汉传佛教,我不懂他的其他思想,对我而言对我最有价值的是他从汉传佛教那里拿来的方法——顿悟。现实情况风雨飘摇,心灵的解放却在一念之间。任何人都可以顿悟,没有限制,没有条件。从精神层面,解放了人,肯定了人可以成为神。 梭罗从基督新教、希腊文明、印度宗教、儒学中汲取营养,对我最有价值的有两点:一是人就是神,可以全知、全能;二是在现代社会下怎样找到生活的意义和方式——回归简单生活。人即神,在精神层面给人以无穷的力量。在生活方式上返璞归真,在虚无与拜物中找到了心灵自由、物质简朴。 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文明,是因为有神性。发达并不意味着文明,反而会冲垮人们的心灵,让人们在心灵上重返了愚昧,在现实上重建了中世纪。 人不是动物,不是机器。应当珍视大脑带给我们的心灵功能,应当重视我们比动物、机器多出来的精神力量,应当追求人类的朴素而高贵的文明状态。

阅读更多

向一切买办开炮

要搞清楚谁是买办,首先要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实践中产生的,有各式各样的资本主义模式。 首先出现的是机器大工业,有些国家由此转变为了工业国,而其他落后国家依然是农业国。工业国有天量的工业品,极大丰富,批量制造,可以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改善人们的生活。 但是此时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商品过多,多过了消费者。这就产生了问题,生产的多,却不能赚到钱。此时,早先的工业国将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天地——国外。凭借人无我有的优势,商品很快涌进了农业国的市场,卖给了这些新的消费者,赚得了高额的利润。 农业国发现在这样的经济交往中,自己的财富越来越流失,开始反抗。没有什么比不赚钱更让人难受,于是工业国开始组织坚船利炮,用武力制止反抗,重新恢复不公平的经济秩序。所以工业国根据实际需要,发展了现代海军。在武力成功尝到甜头时,发现了武力征服市场的奥妙,开始更大范围的扩张。 由此,发现了美洲,也征服了印度、越南等国家。落后国家由此开始遭殃,沦为先进国家的附庸。这就产生了一个新事物,登上了历史舞台。那就是: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美洲、印度、越南、菲律宾之流,相当好征服;但是奥斯曼、中国之流却很难征服。列强试过很多次远征中国,但中国顽强抵抗。所以在中国这样的地方只能让本地代理统治,形成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国家与其他国家构成了殖民者与殖民地的关系。 在今天,殖民者依然存在,但是已经基本上是经济殖民的方式。原来的工业国升级为资本国,通过工业资本、金融资本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经济掠夺,这个叫做新殖民主义。更加隐晦,也更加形式公平。谁能去经济殖民别人呢?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是很先进的体系,不是所有国家都达到了,基本达到的只有十个左右的国家:如美、英、法、德、加、日、澳等。 其他国家是没有资本主义的。因为资本主义是要向外发展的,其他国家只有被列强经济殖民的份,大部分都没有工业化、现代化,没有发展出自己的资本主义,依然做着殖民地经济,上交财富给经济殖民者。 工业化是很难的,有一个国家基本完成了工业化,这就是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之后,以邀请尼克松访华为标志,中国开始与美国接触。当然,我们接触是为了加入经济大循环,为了公平的经济交往,不是为了回到殖民地。但是事与愿违,我们一开放,海量的洋货就冲进国门,一时间,洋电视、洋汽水等都凭借优势冲垮了我们的产业。 很多粮油、种子、餐饮行业的民族企业被收购,成了外资;国产电视被迫打价格战,自救图存;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香港及其其他开放高地将各种各样的资本注入到中国内地,获取经济利润。资本进来,是要赚钱的。不是说外资不好,如果相对公平,当然可以合作。但实际情况显而易见,发展几十年,中国并没有得到与代价相称的利益。外资工厂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完成了自己的生产,产品卖到全球各地,而利润则回流到资本主义国家。环境污染、劳动时间过长问题都留给中国自己,来的只有资本,带走的只有利润。这对中国人来讲是不公平的,我们得到了一个相对不公平的经济位置;或者说,与经济实力不相称。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里,中国的角色是世界工厂,做低端工业。中国有十几亿的人,给这么点低价值的产业,还要中国付出环境代价、廉价劳动力,坦白地说,不够分。也就是说,资本国在一定程度上经济殖民了发展中国家。 在这样的经济秩序下,只有一部分人得到了利益。资本的进入、利润的回流、工厂产品的运出都需要在发展中国家的人来处理,他们负责发展中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钱物交往,从资本主义国家那里拿到收入,他们就叫做现代的买办。买办没有自己的祖国,他们为主子服务。当今世界,谁是最大的主子?就是美国民主党及其财团,他们拥有最大的国际金融资本,从全球获取利润。在美国,他们及其附属的知识分子被叫做自由派。相应地,在华的买办及附属于买办的知识分子可以叫做精神自由派。

阅读更多

人应当遵从野性的呼唤

在真的危险到来的时候意识不到危险,连基本的兽性或者说动物本能都没有,那不是自取灭亡吗?封城、全员检测,试试地球转不转。现在就可以预言:地球它照样转。地球不需要保护,经济也不需要保护,每个人要保护的是自己,人要保护的是人,人应当遵从野性的呼唤。先做好兽,再做好人,再做好神。出售吊死自己的绳子,为了钱敢于卖自己的命,这就很离谱。 我才刚刚找回幸福,才找到了生活的真谛。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但我现在比谁都怕死。因为人活着只有一次,应当精彩地度过。幸福只有被分享的时候才是真实的,与人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开心的。对所有幻象的幻想都已破灭,看到并参与真实世界才是实在的。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知道并不是真的知道,只有经过无数的经历与体会,彻底得出自己的结论,才能真的知道。得到真知时,我找回了我的眼泪,它因对生活的激动而火热。

阅读更多

先学会爱自己,再学会爱他人

在快节奏的大城市里时常感到紧张。相比于其他地区,大城市是开放高地,有着更多的产业。我却无所适从,反而觉得生活在能源区、农区、牧区还挺好的。开放意味着被殖民,殖民地的生活有多痛苦,谁都看得见、体会得着。 在中国的广袤大地上,我看到拉萨的人们吃吃茶馆,晒晒太阳;大通县老爷山下的人们慢悠悠走向清真寺;独山子的每个公交司机、出租车司机都能亲切友好地和乘客交流;武汉的大桥下有那么多人坐在江滩,就只是坐在那享受一下晚风。中国人民大多数都是比较幸福的,只有一亿到两亿的年轻人、空巢青年在大城市里燃烧自己,为虚假的幻象奉献自己的青春。他们是高尚的人却不自知,他们不幸福却也无法逃脱。 我希望每个中国青年都觉醒、都行动。先关照好自己,再帮助他人;先获得自己的幸福,再帮助更多的人获得幸福;先爱自己,再爱世人。

阅读更多

生活就是幸福本身,不能追求一个已经拥有的东西

到今天,在上海整整六年了,从没想过能在一个地方待这么久。在人生的旅程中,居住过青藏高原的河湟谷地,中亚的天山北麓,关中西府的乡土平原,西安,杭州的老余杭,上海。而在上海的时间之长,几乎能排进并列第二,所以它也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人生。 我是个胆小、懦弱、倔强、习惯孤独的人。大多数时间,我都是与自己对话、跟自己相处。人对生活的追问就是幸福在哪里,人就是为了得到幸福才活着的。可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在追求的那个所谓的幸福,并不存在;而真正的幸福就在身边,是一直都拥有着的。在这段旅程中,有那么多的亲人、朋友陪着我,我却视若无睹、把自己置身事外。 我不是错了,我是大错特错。幸福是与自己的亲人、朋友在一起,是与人分享,与人相处就是幸福本身;幸福是经历很多事情的过程,是体验每一天,生活就是幸福本身。可我明白得太晚了,浪费了许多光阴。感谢这一阶段里遇到的人们,你们构成了我生活的重要部分,谢谢你们的爱。 我想改变了,我正在改变。或者说,我要回归了。在我幸福的童年时光里,除了有点胆小、爱哭以外,我其实是个很活泼、很爱与人说话的人,每天要么带着一起长大的堂弟表弟表妹们去野外探险、去图书馆或书店看书,要么跟朋友同学们在城市里找遍所有新鲜事物。所以说,既是改变,也是回归。 基于此,我做出了行动,从今天起: 时间自由,认真过好每一天,经历繁忙、丰富的人生; 地理自由,回归到大地上,体验广袤的世界; 与人相处,多接触人们; 走出网络,多接触现实; 精简生活,抛弃无用的杂物,抛弃耗时的无意义事物,慢节奏生活; 不再逃避,积极主动面对事情、经历事情; 重拾阅读,重新享受读书的乐趣; 做自己想做的事,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