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有趣的中国传统学科

整理了一些中国本土的传统学科: 中国文学,起源很早,春秋或更早已出现。就当代而言,与传统中国文学颇有断代之感,更多的是在重新尝试和发明新的中国文学,有学习和跟从外国文学之嫌。之前在世界范围内最为著名的是《红楼梦》,目前应该是《三体》。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文学的网络文学非常兴盛。​ 史学,起源于春秋或者更早,直到现在都有其独到之处。西方的历史学(History)起源于古希腊人希罗多德,与中国的史学不同。 小学,研究汉语语言、文字的学科,包含文字、音韵、训诂。西汉末刘歆创立该名称。小学与语言学(Linguistics)不同。 儒学,起源于周公、孔子。近代的儒学是宋明理学,朱熹为集大成者,以儒释道合一为特点。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西化的当今东亚,儒学受到各种文化的挑战。目前,儒学与其他的中国传统文化统称为国学。 佛学,研究佛教经典的学科。这里的佛教指起源于古印度、传到东亚并成为传统文化的汉传佛教。佛学同样成为了国学的组成部分。 ​暂时整理这么多,欢迎交流。

阅读更多

西方文明在近代超越东方的原因

西方文明之所以在近代超过了东方,主要原因有这些: 拉丁字母(罗马字母),只有 26 个字母,简便易学。公元前 7 世纪,古罗马的拉丁人借鉴希腊字母发展出了拉丁字母,而希腊字母衍生于腓尼基字母,腓尼基字母是根据古埃及象形文字创制的。1世纪前后,罗马帝国兴起,拉丁语与拉丁字母传播到帝国征服和影响的地方。帝国解体后,各民族国家使用拉丁字母作为各民族语言的书写系统。 蔡伦的造纸术,使造纸的成功率更高、成本更低,使文明传播的速度更便捷,促使了纸质书的出现。他是 1 世纪的中国人。8 世纪,造纸术由中国传到阿拉伯世界,12 世纪再由阿拉伯传到欧洲。

阅读更多

写在重走长征路胜利之时

重走长征路胜利结束,用时56天,完成了我人生清单上的一项愿望。 期间纵横十省,行程超一万公里。经过了太多的山河:潇水、湘江、乌江、赤水、金沙江、大渡河、渭河、娄山关、梦笔山、大草地、腊子口……回想起来还近在眼前。见到了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人们:布依族王叔叔一家、藏餐厅的小孩、若尔盖的藏族兄弟和好几个藏族大哥们、那些在旅途中交谈过的各处人儿,他们让我学会了放下戒心、畅快地与人相处。不仅如此,万里长征还强健了我的体魄,丰盈了我的精神。这是我的涅槃之旅,让我学到了太多,得到了太多。这美好的江山与人民教育了我、改变了我。 我迫不及待要跟你们分享这份喜悦。我意识到了这份喜悦——当我跟刚认识的新朋友充满兴奋地挥手告别时,我就意识到我已经彻底改变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变成更好的自己,享受开心、快乐的生活。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2022年8月28日写于延安——重走长征路的终点)

阅读更多

穿行在神奇的赤水河谷中

今天即将离开赤水河谷,南下贵阳,之后再向西挺进云南。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给我留下这么深的印象,想到这里百感交集。赤水河谷风光秀丽、文化神奇、人们善良热情,因为这里而爱上贵州。 人的一生总待在一个地方,可能在一个城市里,从不出去;可能在一个村子里,从不远行。可能偶尔旅游一次,但回想起来却不怎么有记忆。只能记起终点的风光或场景,却完全忽略了过程中的一切。我们的旅行方式错了,要关注的不是终点,而是过程;重要的不是距离,而是深度。 ​我敢说我对赤水河谷的了解比其他地方更深,甚至比居住了多年的地方还要深。因为我们本身就只熟悉自己常在的那一小块地方,从没有看到过更大的世界。真正享受旅行过程、拥有足够的旅行深度的时候,才能看到更大的世界、生活在这个绿色的地球上。 ​我记不起在汽车或火车上看到的什么风景,因为那是转瞬即逝的。只有慢下来的时光,才能在我的脑海中愈加深刻。我能记起来走在公路上遇到了两只野狗,骑行路过玉米田边时看到了一位农民,走过村庄时看到了蜂箱和养蜂人,在路边休息时看到了正在晾晒的高粱。记忆中最深刻的有:骑行连续转弯下坡路段时的风、路边鲜花、河谷美景,各个古城的独特韵味,各个酒镇的酒香,徒步川黔边界时无尽的盘山路。 对于平原上长大的人而言,很难想象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如何生活、居住。而这里的人们是那么积极、乐观,在山水之中创建了城镇、村落,缔造了令人惊叹的文化。我为自己感到庆幸——在这个夏天遇到神奇的赤水河谷。 (2022年7月25日写于仁怀——重走长征路的途中)

阅读更多

记沙洲到里田

从沙洲村出发,到邻县的第一个镇,大概十几公里。山路省道上没有班车,应该都走的是高速和建在山间的特大桥。走了几公里后有点累,于是让旁边的摩的老哥载我一程。 老哥派头十足,穿白衬衫,戴墨镜,有种《菊次郎的夏天》里菊次郎的感觉。骑出50米,老哥停了下来,倒腾了一下手机和音响,放起了山歌舞曲,伴着音乐继续出发。 ​我无法用语言和镜头描述这七八公里所感受到的山间公路的美。在群山中穿行,有阳光、风、树林、鸟鸣、新鲜氧气的味道、植物的味道相伴,极目远望则是蓝天、大片白云、无数的青山。山路蜿蜒,我却感到惬意无比。这让人不禁想到:摩旅可能比坐车或徒步更加享受。 ​从没想到我能在湘南遇到这样的夏天,也没有想到我那些对自然的想象和向往能变成现实。我为自己感到庆幸,在这样的日子我与梭罗是心意相通的。他的心中自有一片瓦尔登湖,而我的心中有我的赛里木湖。是这美好的大自然,缔造了我与他的内心;而这内心,又反过来体察了自然之美。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