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的三部电影:《十字路口》《八英里》《爆裂鼓手》

五一劳动节的五天假期里,待在家发文、做歌、看电影,连续看了《十字路口》《八英里》《爆裂鼓手》三部电影。 十字路口(Crossroads, 1986) 一部关于蓝调(Blues)音乐的电影,也是一部公路片。主角是一位纽约富人区的白人小孩,在音乐学院中学习古典(Classical)吉他,却热爱蓝调音乐。为了找寻一首传说中的蓝调歌曲,他帮助一位在押的黑人老乐手(Bluesman)逃出医院,共同前往密西西比州。 蓝调(英文:Blues,蓝色、情绪低落、忧郁的意思,也音译为布鲁斯)是一个音乐类型(genre),诞生于 19 世纪末以密西西比为中心的美国南方腹地及美国各地的底层非洲裔人群中。它由非洲传统民歌与黑人的灵歌、做工歌、田间号子(叫喊与回应)等融合而成,使用蓝调音阶(Blues Scale,接近于小调五声音阶)与特定的和弦进行(最常见的是十二小节蓝调),主要使用吉他、口琴等乐器。蓝调是现代通俗音乐的根源,狭义摇滚(Rock ‘n’ Roll)、流行(Pop)等都是从它演化而来,爵士(Jazz)也受到它的重大影响。

read more

我活在现实中,又不是你的想象中

近期最讨厌的东西就是人对人的评判。 他们活在一个制高点或者说裁判席上,对每一个人做出好或坏的评判,肆意地品头论足。 你长得好看; 你长得好奇怪; 你情商不高; 你做人不够圆滑; 你读不懂空气; 你真幼稚; 你不要这么神经质; 你不要再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read more

谈黑格尔“中国无历史”

黑格尔说:“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 他的意思是说:中国在不断进行王朝更替,没有思想上的进步,没有发展出人的自由精神、理性精神。 这个论断是错误的。王朝更替与思想进步的相关性并不大,历史表明,中国早在频繁的王朝更替到来之前就已经基本完成了成熟的精神思想的构建,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在史书记载之前(周代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宗教改革(“绝地天通”),实现了政教合一,进入到世俗社会;君权与神权合一,只有君主可以祭祀天地、与上帝(昊天上帝,不是西方的天主)通话、成为上帝的代言人(天子);在此之后来自境外的落后宗教(比如佛教)想要建立神权社会,无一例外被历代君主进行“灭佛运动”。 在史书记载之前,就已经有了革命传统(“商汤革命”),君主并没有绝对权威,是可以被统治集团内部的其他人取代的;在平民革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与布衣天子(刘邦)出现之后,可以发起革命的主体扩大到了平民阶层。 在战国时,已经有了改革传统(列国变法),主要改革内容即鼓励实业扩大生产(在农业帝国时期实业的具体形态就是农业、手工业,主要办法就是肯定土地私有、奖励耕织)、打破世袭特权(以功行赏、因能授官)、重塑价值观(解放思想、祖宗之法可以变)等,此后历朝历代的变法也继承该传统。

read more

扎进无边的赛湖里

梦到中学和家都在赛湖旁边,校园甚至是紧挨着湖水的。 第一节课,说我刚转回来、让我自我介绍,我张口就来:我是咱这出生、在东北长大的。 天气超热,一下课我就直奔湖边,冲进湖里把身上弄湿,又跑回家里冲个澡、吃个瓜。 想着课间只有十分钟,再极速冲回学校去上课,结果不出所料地迟到了。在教室外观察了老半天,想着怎么凭借一波操作,趁老师没注意的时候溜进去。结果愣是找不到机会,天气又超热,就给我急得热醒来了。 如果人生再来一次,我真希望过那样的生活: 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忙完自己的事就可以一头扎进无边的湖水或草原里; 没人打扰,可以忘情地过完每个热到跳湖的夏天; 不用考虑任何问题,只要关注天气好不好、西瓜甜不甜; 最好学会骑马吧,别一天老是迟到; 养只大狼狗。

read more

帮凶、傻子、英雄

为什么说各种社会科学都在或多或少地胡说八道?因为这些东西从古至今都主动或被迫地为政治服务。 政治是什么?一般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 少数人靠什么维持统治?一靠打手,二靠文人。所以在古代,从东到西,都有一类叫武人、武士、骑士的人,还有一类叫儒生、术士、教士的人。前者就不说了,重点说后者。 这类人放在今天就是搞社科的,也就是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等。他们讲什么呢?瞎讲一些东西,被统治者看中就成为显学,在统治者麾下分一杯羹。 有没有讲真话的人呢?也有。骂皇帝是国贼的,说与天主沟通不用经过神父的,有说人自由而平等的,甚至还有直接揭露少数人是如何统治多数人的。每次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就是社会大进步的时候。 今天的社会已经进步许多了,很多的统治变得温和。解放了奴隶,给少数族裔人权,甚至给每个人福利保障。但暴政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越落后或越反动的地区存在得越多。 不得不说,统治者为了自圆其说、方便统治,是做了很多工作的。比如美国总统就职要对圣经宣誓、普京说“没有东正教就没有俄罗斯”,比如经济上推新自由主义、政治上推民主普选。御用文人或看得懂的文人当然知道谁才是金主,做这些假学说都是为谁服务的。但一些尚未看懂的文人被骗到信以为真。 学了经济学的,疯狂鼓吹经济危机不会到来,不肯正视“剥削带来了贫富分化所以穷人没有消费力而导致经济危机”的真相。 学了政治学的,疯狂鼓吹西方民主普选制,认为全民直选总统才是民主自由。法国选出来的富人总统马克龙,直接废了富人税;美国选出的平民总统奥巴马,在位期间束手束脚、一事无成;俄罗斯搞了民主自由,超级大国沦为二流国家,选来选去都是强人普京。 这世界上的这两种文人最可悲:一个胡说八道,为少数人的暴政服务;一个信以为真,拿着前者构造出来的理论,在表面上找来找去,找不到问题的本质。

read more